找一个地方自言自语而已.

[DF]唯一的交点.短篇.Fin

或许,我们唯一的交点就只有那一次冒险。

然后,我们都走向了不同的道路,去往不同的地方,再无交集。

 

[一]

“嗯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电话很快被对方挂断,辉一原本紧捏着话筒的手,在过了很长时间之后才微微松了松。嘴角扯出一抹苦笑,昏黄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笼罩在他的身上,看起来异常孤寂。

“我回来了。怎么了,辉一?”

“我没事。”辉一快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“欢迎回来,妈妈。”

辉一伸手接过妈妈手上的袋子,“妈,你先休息。我现在去做饭。”

“嗯,辛苦你了,辉一。”木村朋子看着乖巧听话的辉一,很欣慰却又有些苦涩。

“对了,妈妈,这个星期六……我想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朋子看着欲言又止的辉一,笑了笑,“辉一也已经长大了,多去外面走走也好,记得早点回来就好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妈妈。”

 

[二]

伸手遮挡有些刺目的阳光,真是一个好天气呢。

友树站在涉谷车站外,眯着眼望天,有点悲伤,因为又一个人要离开了。

“友树!”忽然有人猛地拍了一下友树的右肩。“在看什么呢?”

被吓到的友树差点没站稳,回头望去,“拓也哥哥!你怎么来了,你不是……”

“啊,我死缠烂打的让教练给我放了一个假。不然的话,下次要见到辉二那家伙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呢。”欢快的语气,灿烂的笑容,依旧没有掩盖掉眼底最深处的悲伤。

“拓也哥哥……”

拓也伸手揉了揉友树的头发,“话说辉二还真是慢呢。”

“是么,那还真是抱歉了。”不知何时,辉二就已经站在拓也身后。

“呵,呵呵。”拓也尴尬的笑了笑。随即伸手搂住辉二,“好了,人到齐了,我们找个地方坐着聊吧。”

“咦,纯平和辉一哥哥不来么?”

“我已经提前见过哥哥了,至于纯平大概要等到我出发的那一天才有空。”

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

 

[三]

“呼——呼——”

纯平弯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抬头看了一眼电子频幕上的时间,还好,还来得及。

忽然一瓶水出现在纯平的面前,递水的人依旧和以前一样看起来很冷淡的样子。

“谢了,没想到会堵车,就直接跑了过来,还好没错过。哦,对了……”像是想起什么,纯平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小礼盒。“给你,算是离别礼物吧。粉色的那个是给小泉的。”

“我去的不是意大利。”

“可我记得意大利是法国的邻国啊,离得那么近,你就当帮我一个忙好了。”

“我去的是英国不是法国。”但望着面前笑的明媚的纯平,辉二还是接过了礼盒。

“辉二,到时间了,准备登机了。”源父走来,催促道。

“咦,记错了?不过就算是英国也离意大利挺近的。”纯平挠了挠头,无所谓道。“看来还是来的晚了,一路顺风,辉二。”

“嗯,再见。”转身离去的辉二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。

 

[四]

睁开眼,面前是一片朦胧的白色。这里是……

“妈妈,你醒了?”

微偏过头,是辉一。四处望了望,满目的白色,还有空气里那消毒水的气味。

“辉一,我怎么会在医院?”声音变得很虚弱。

辉一紧握着妈妈手,碎发遮住了辉一的表情。然后没有隐瞒的把一切都说了出来。

“……辉一。”

“妈妈,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?我记得妈妈以前说过,如果可以很想去不同的地方,看不同的风景。”辉一抬起头,脸上是温柔的笑。“妈妈,我们去旅游吧。”

朋子伸手抚摸着辉一的脸,她的孩子啊,“辉一,对不起。”声音不自觉的哽咽,一行清泪缓缓落下。

“没事的,妈妈。家里的积蓄和我打工攒的钱加起来还是不少的,如果不够的话,我还可以一路打工的。”

“嗯,都听辉一的。”

 

[五]

一个人独自走在繁华的米兰街头,周围巨大的展示窗倒映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。

身边人来人往,每个人都走在自己的道路上,去往自己的目的地。

忽然想起,自己有多久没见过他们了?三年,五年?或者更久。

嘴角勾起一抹落寞的笑。

走到自己最常来的咖啡馆,推开门,门上的风铃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泉走到窗边随意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,不到一会儿,一杯卡布奇诺就摆在泉的面前。作为这个店里的常客,店员已经熟知泉的喜好和习惯了。

轻抿了一口咖啡,目光被对面墙上的照片所吸引。

照片里,一位东方少年和一位东方妇人坐在店里,少年笑得很灿烂,而妇人则轻皱起眉头,好像不适应咖啡的味道。

泉笑了,一如照片里东方少年的灿烂笑容。

 

[后记]

现在的我们在不同的地方,走着不同的道路。

或许,之后的某一天,我们会在某个街头再次遇见对方,然后微笑着擦肩而过。

 

 

===END===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